腸道是第二大腦—腸道菌會跟大腦溝通!

2021-08-09

    在腸道是第二大腦—腸道菌會跟大腦溝通!,我們提到腸道為何被稱為第二大腦的原因以及大腸道神經系統如何與大腦溝通。腸神經系統與大腦溝通并非獨立作業,它還有共謀,這個共犯就是腸道菌。


    在說明腸道菌如何與大腦溝通之前,為了讓讀者有更深刻的印象,我們仍然先來看一些生活中的微生物如何影響動物行為的例子。


金辛11.jpg


    寄生的微生物、寄生蟲影響動物行為


    相信很多讀者喜歡看『喪尸』電影或影集,例如,電影《惡靈古堡》、《尸速列車》、《末日之戰》,還有影集《陰尸路》等等。大部分的劇情是敘述一種來歷不明的病毒把人類變成了嗜血吃肉的喪尸。意思是,病毒入侵大腦,改變人的思考、行為模式。


    讀者或許認為這只是電影情節,并不是真實發生。事實并非如此,在我們的生活中,『狂犬病』就是一例,被狂犬病病毒感染的人或動物在沒有被激怒的情況下會發起攻擊,感染狂犬病毒的人或動物展現出完全不同于平常的行為。環境里,也不乏其它的喪尸動物,例如被寄生的螳螂、被寄生的琥珀蝸牛、被寄生的褐斑瓢蟲等等,這些被寄生的動物往往以非常詭異的死亡方式收場。


    不過,讀者不必緊張,狂犬病與病毒,是寄生關系,對宿主有害,甚至害宿主失去生命;而我們的腸道菌與我們是『共生關系』,對寄生者與宿主雙方都有利。


    看完了微生物對動物的影響,如果你肯相信,那么就接著往下看腸道菌如何與大腦溝通。


    腸道菌利用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血清素』和大腦溝通


    『腸神經系統』只是第二大腦的其中一半,另一半就是我們的腸道菌。


    腸道與大腦的溝通(腸—腦軸線)在前一篇已經稍作說明,但是科學家也會用菌—腸—腦軸線(Microbiome-Gut-BrainAxis)替代,被加入軸線的「微生物群(Microbiome,一般指的是腸道菌)」,已經說明腸道菌叢在腸—腦溝通所扮演的角色:腸道菌、腸道與大腦這三者,互相以化學訊息、荷爾蒙與神經進行溝通,共同調節人體的免疫、代謝、健康與情緒等等。


    當大腦把收到來自腸道的訊息會加以整理、分析、作出適當的判斷,同時發出指令,透過適當方式(肌肉收縮、分泌神經傳導物質)響應給腸道。腸道會受情緒(大腦)的影響,同時腸道也會影響情緒,尤其是腸神經系統的神經傳導物質主要為血清素與多巴胺。


    血清素、多巴胺這兩種調節情緒的物質在大腦中也會分泌,但大腦分泌血清素只占全部的5%,卻有95%的血清素在腸道合成??窃诩毎s志(TheCell)的研究表明,腸道菌叢會影響血清素的合成??茖W研究發現,大約有20種細菌被認為與腸內血清素的含量有關。


    ˙多巴胺,是一種神經傳導物質,除了抑制去甲腎上腺素的釋放、血管擴張劑等等的生理作用,也和情欲、感覺、興奮的信息傳遞,也和上癮有關。


    ˙血清素,也是一種神經傳導質,能讓我們感受愉悅情緒,被普遍認為是幸福和快樂感覺的源頭,又稱幸福荷爾蒙。


    美國舊金山癌癥中心C.Maley教授的研究指出,腸道中菌叢可能會「劫持」大腦,影響飲食行為。例如,在腸道內偏愛油脂、蛋白質的壞菌增加時,我們的大腦會被「劫持」而無法抵抗高蛋白、高油脂飲食的誘惑,讓人無法抵抗地想吃高油脂食物。


    另外的研究則說明了腸道菌叢透過神經傳導物質影響迷走神經,藉以控制人體對食物的喜好。這些腸道菌群出于生存策略而去影響人的飲食習慣,例如,讓人嗜吃垃圾食品,達到消滅另一細菌群(好菌)而達到獨大的目的。


    又或者在日常生活中,感覺到壓力時,特別想吃特定食物;有人嗜甜如命、有人無肉不歡;又或者吃過某類食物后,心情感覺特別良好等等,這些很可能是菌叢發出了「快樂訊號」而持續影響飲食行為?;蛟S,你的口味,很可能是由體內腸道菌決定。


    菌—腸—腦軸線未來的發展


    愈來愈多的科學證據顯示,腸道菌叢比預期得來得更重要??吹竭@里,您或許會開始相信,你的飲食習慣、火爆脾氣、疲弱無力的源頭可能就是來自每個人體內腸道的細菌,所以腸道菌的種類當然重要。


    雖然腸神經系統、腸道菌之間如何對話,又如何與大腦對話,科學家還沒完全摸清楚,但民以食為天,腸道具有消化吸收、調節免疫、與大腦溝通等等的功能,不論未來『菌—腸—腦軸線』的發展如何,好好保護、照顧胃腸道是絕對必要的,而且腸道菌對我們身心的影響絕對遠超過我們的想象。

金辛聲明文章源于網絡,侵刪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在線咨詢
聯系電話

0762-8830011

伸进内衣揉捏她的乳尖的视频,草裙社区精品视频三区,Chinese士兵自慰GV,熟女人妇 成熟妇女系列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